也让该中心充分发挥“哭闹的孩子有糖吃”的道理 白百何丸子头献唱 辽宁岫岩遭强降雨

比起美国和东盟演的戏 中国更需警惕日本在印尼行动 印尼雅-万高铁示意图   印尼高铁项目一波三折,先是传出印尼政府要放弃高铁项目,后又有印尼对日本高铁非常感兴趣,近期又传出印尼高铁被迫暂停的消息。尽管后来证明这些都是谣言,但足以反映出这个高铁项目背后的竞争有多么激烈。   这其中,日本的身影总是若隐若现。2015年10月,印尼决定采用中国高铁系统就引发日本的不满,日本外交界对印尼的决定表示遗憾,而日本首相与印尼总统在马来西亚吉隆玻会面时对印尼放弃日本系统一事表达失望。但这并不影响日本同印尼的整体关系,日本并没有因为在争夺印尼高铁上输给中国而“泄气”,日本对印尼的重视也并未减少。中日之间争夺印尼高铁属于纯粹商业竞争和经济领域上的议题,虽然两国高层出面向印尼推销各自的高铁系统,但是高铁议题对中国或日本在印尼的政治外交利益并不构成实质上的影响。印尼高铁确定选用中国系统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则很可能影响中国在印尼乃至东南亚的政治利益。而日本政府也一直没有放弃试图通过其在印尼的代理人影响印尼政府对南海立场的努力。   2015年12月17日,日本邀请印尼在东京举行首轮“2+2外长与防长磋商”并对南海问题达成一致意见。而此前,2015年11月20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菲律宾马尼拉APEC会议会谈后表示,日本将支援美国在南海的行动。   2016年1月20日,日本驻印尼大使馆Kozo Honsei公使对印尼当地媒体表示,印尼在应对中国在南海主权问题上的态度不够坚定,中国极有可能在将来对印尼会有主权要求。他甚至提到印尼做为东盟秘书处所在地,应该发挥传统外交并巩固东盟在这议题上的立场。这可能是日本驻印尼大使馆第一次表明立场,鼓动印尼以东盟领导的角色,整合东盟国家对南海的一致立场。   无独有偶,美国国务卿克里于2016年1月25日访问老挝期间,同老挝总理会面后表示,老挝同意推动东盟内部达成对南海议题上的一致声音。克里也希望东盟十国首脑在2016年2月份参加首次在美国加州举行的美国-东盟高峰会上能达成东盟一致声音,共同面对南海议题。老挝是今年东盟轮值主席国,所扮演的角色举足轻重。美国-东盟高峰会将是东盟发展历史上一个里程碑事件,峰会所发表的声明和立场很有可能成为东盟对外关系的标杆。   日本同美国在不同场合“双双出击”,一边对印尼这个东盟最大国家进行游说,而另一边对老挝这个东盟轮值主席国进行拉拢。美日两国的外交行动目标高度一致,即促成东盟国家达成一致声音,在南海议题上共同声讨中国。如果美日成功让东盟作为地区多边组织达成一致声音声讨中国,南海将成为实质上的国际议题,并让美日两国作为非声索国顺理成章介入南海议题。中国的处境将显得非常孤立和被动,变得必须在这个议题上面对一个地区组织和区外大国。   中国多年主张南海声索国以双边会谈方式解决分歧,反对南海议题多边化和复杂化,更反对区外非声索国牵扯南海议题。东南亚一些南海声索国如越南和菲律宾则在面对中国日益膨胀的力量时更倾向借用外力或者邀请区外大国介入。但是印尼对南海的主张和立场却有可能改变东盟的立场。   印尼是东盟天然大国并已于2005年同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但两国的政治与外交关系发展平平,只有在经贸领域显得热络。印尼外交和安全部门曾经要求中国说明关于在纳土纳海域的声明,中国外交部也明确说明纳土纳群岛是印尼的领土。两国之间在南海议题上没有矛盾和争端,本来可以成为两国深化关系的良好基础。但如今,日本积极利用在印尼的影响力,以“巩固东盟的立场”等推举印尼是东盟领导为诱饵,试图让印尼在南海议题上站在中国的对立面,日本同印尼“2+2外长加防长磋商”是日本外交上的创举,突显日本对印尼的重视。相比之下,中国同印尼的战略伙伴关系却显得苍白。   中国除了在面对同美国的“外交战场”上必须应对美国同老挝的共同声明和一致看法,在“第二战场”上必须应对日本同印尼的共同声明。但相比老挝的轮值主席国角色,印尼作为东盟天然老大的影响力可能胜于老挝。   中国为何在对东盟和印尼的外交工作上受到日本的严峻挑战?先从日本对印尼国内的外交决策者的影响力谈起。   印尼最具影响力和最重要的“民间”智库是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这家智库的执行主任Rizal Sukma多次前往中国参加国际会议并对印尼总统佐科的外交方针建言,佐科于2015年3月23日访问日本之前对日本媒体读卖新闻表示,中国对南海主权声索的九段线主张并没有法律依据。佐科这次表态是Rizal Sukma建言的结果。而在高铁议题上,印尼第一次同时退回中国与日本高铁方案之后,印尼副总统的顾问团主席林绵坤却主张印尼邀请德国和法国参与高铁竞标,使印尼高铁项目复杂化。南海议题和高铁项目似乎没有直接联系,但是两件事情却关系到印尼国内外交精英的背景、意识形态和对中国长达半个世纪的政策,就不得不提印尼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背景。   印尼的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是苏哈托军政权情报部门“特别行动局”(OpSus Operasi Khusus)局长阿里·穆尓多波(Ali Moertopo)中将同右翼华人林绵基(后改印尼文名为Jusuf Wanandi)与林绵坤(印尼文名Sofjan Wanandi)兄弟于1971年9月1日推动成立的。其目的是为了宣扬苏哈托政权的理念、为苏哈托制定反共排华政策并垄断学术界对印尼“9.30运动”的解释权。阿里·穆尓多波作为苏哈托的心腹,其所领导的特别行动局的主要任务是清除苏哈托政权的政敌,包括血洗印尼左派力量等。日本于1942-1945年占领印尼时期,曾经组织成立隶属于日本第十六集团军参谋部情报部门Beppan的印尼“真主军”(Hizbullah)激进伊斯兰武装分子并组织其对抗荷兰军,而穆尓多波年轻时曾经是该组织成员,参与印尼国民军之后被任命去侦查和渗透伊斯兰激进分子在西爪哇地区的活动。阿里·穆尓多波于1983年担任印尼信息部长时,同林绵基和林绵坤创办了印尼首家英文报刊“雅加达邮报”《Jakarta Post》,这家报刊同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是“一体两面”的机构,所奉行的意识形态和领导阶层编制几乎一致。   当印尼于1965年发生“9·30运动”事件后,中国被指控牵涉其中,林绵坤则率领右翼大学生和暴徒围攻火烧当时的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后来中国于1966年同印尼断交。   阿里·穆尓、林绵基和林绵坤都是苏哈托政权的拥护者并帮苏哈托制定和宣扬反共排华理念。印尼CSIS则善于观察局势,适应苏哈托于1998年倒台之后的政治环境变化,但其所奉行的基本意识形态和理念仍然不变。   日本驻印尼大使馆于2006年4月13日颁发了日本政府对三位有功于印尼-日本关系的荣誉奖章,分别是前印尼情报局副局长Sukisman Sindunegoro、前印尼国营电力公司总裁Ermansyah Jamin和林绵基(Jusuf Wanandi)。日本驻印尼大使于2009年2月25日代表日本外交部向印尼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表达了“深深感激”,并在日本大使官邸当晚的宴会上表示“印尼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已经通过举办学术会议、研究和分析,为日本与印尼之间做出贡献”。日本天皇于2015年12月1日向林绵坤颁发了旭日勋章并通过日本驻印尼大使馆表达对林绵坤的感激。印尼现任副总统卡拉出席表彰仪式并致辞时表示,林绵坤已经从苏哈托新秩序时期同日本建立良好关系,没有任何印尼公民比林绵坤认识更多的日本领导人,不论是日本首相还是商人,林绵坤一直致力于解决任何日本在印尼面临的问题。林绵坤也表示,他已经同日本商人和政府保持四十五年的友好关系,而日本能在印尼基础设施、交通、汽车和农业领域成为印尼的投资伙伴。   日本对印尼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等右翼外交精英进行渗透、培养和拉拢可见一斑。日本不但在印尼拥有忠实的伙伴,贯彻日本意志,能借该中心的影响力牵制和干扰任何印尼同中国进一步关系的政策。而另一个方向,日本也能借该中心在印尼所拥有的庞杂网络,进一步了解印尼的内部动态。   中方事实上已经同该机构建立学术合作,但未能获得实质上的成果。定期的互访和学术研讨似乎对中国和印尼两国关系具有促进作用,但仍停留在表面事务。该中心仍然向往日本并在中方或者公众不注意的时候,做出一些小动作,损害中国和印尼的关系。   中国对印尼的研究仍然不够细腻和深刻,即便可能知道了该中心相关人物的真正背景和立场,也未能采取正确的应对方式,也让该中心充分发挥“哭闹的孩子有糖吃”的道理。   佐科总统是印尼斗争民主党成员,该党的领导人是印尼首任总统苏加诺的女儿梅加瓦蒂。该党传统上同中国和发展中国家保持密切关系,而梅加瓦蒂同中国各届领导人都有传统并且友好的家族关系。佐科也奉行这一理念,希望深化同中国的关系。但是印尼民主政治让佐科必须在某些政策上妥协。印尼总统选举有个不成文规定:总统候选人必定是爪哇人(印尼百分之六十人口在爪哇岛,而首都雅加达也在爪哇岛),而为了平衡其他岛屿参与中央政府,副总统必定来自外岛(爪哇岛以外)的人。佐科的副总统搭档卡拉是苏拉威西岛人。而当时同佐科竞选总统的普拉波沃,其副总统搭档是哈塔,苏门答腊岛人。佐科当选之后必须同副总统进行妥协和分权,而卡拉作为右翼人士聘用林绵坤为其顾问团主席,让林绵坤直接加入佐科政府。这也导致原本与佐科奉行不同理念的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获得政治席位。这或许是民主政治的无奈。   但是,日本对印尼的援助和影响力并不完全有利于印尼的发展,印尼国内对日本厂商也有不同声音。   其中,中国赢得印尼高铁项目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日本原本已于2011年开始对雅-万高铁进行可行性研究,却显得漫不经心和敷衍消极。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日本六大汽车厂商如丰田、本田、铃木、三菱、日产和大发长期霸占印尼百分子九十汽车市场,甚至导致美系汽车厂商福特于2016年1月宣布退出印尼市场,显示日本厂商在印尼汽车商场的实力。日本汽车厂商在印尼的强大实力是否直接导致日本消极参与印尼公共交通建设?因为公共交通的发达与否将直接影响私家车的市场份额。这问题难以明确回答,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因为这一次日本的消极态度,迅速取代和填补日本原本可以参与的空间。   因此,有必要理清和深入研究日本对印尼的政策,阻止日本在外交上利用印尼或东盟。中国在印尼的关注点除了高铁等经济议题之外,更应该着重政治和外交议题,如南海等。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