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统计口径 林肯公园主唱自杀 华裔入学被拒争议

岁末“隔空争第一”:公募老大背后的尴尬-基金频道  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了2015年末公募基金管理规模20强排名。按照这一官方排名,基金公司前三分别为天弘基金、华夏基金、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募基金规模分别为6739亿元、5902亿元、5760亿元。   谁是第一大公募基金公司?这是春节前夕,中国基金业关注度最高的话题。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公募“老大”之争,缘起于坊间关于华夏和天弘基金“隔空争第一”的说法。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数据显示天弘基金以6739亿元公募资管规模蝉联第一后的数日,业内出现了华夏基金资管规模8644亿元重夺第一的说法。但很快,天弘基金又公布数据称,包括子公司在内的资管规模达到10742亿元,成为中国第一家资管规模超过1万亿的基金公司。   数据虽不同,但指向均为国内第一大基金公司。为探究真相,《第一财经日报》继日前发表《公募前三虚与实》后,再度撰文详解中国第一大基金公司的真实含义。   公募业的三张榜单   近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了2015年末公募基金管理规模20强排名。按照这一官方排名,基金公司前三分别为天弘基金、华夏基金、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募基金规模分别为6739亿元、5902亿元、5760亿元。   不过,很快业内又出现另一个版本:剔除子公司业务规模,截至2015年底,华夏基金管理资产规模总和达到8644亿元,已超越天弘基金,重回“老大”宝座。   截至目前,这一消息未经基金业协会和华夏基金证实。但有媒体援引华夏基金相关负责人的话称,华夏基金并未推送“重夺第一”的信息,但总规模8644亿元是真的。   在坊间关于华夏基金重夺第一的说法传出不久,天弘基金又公布数据称,截至2015年末,含专项专户在内的资管业务总规模达10742亿元,成为国内基金业历史上首个破万亿的基金公司。其中,含余额宝在内的公募产品规模为6739亿元,含子公司业务在内的专项专户规模为4003亿元。   上海一位基金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基金业协会公布的版本统计了基金公司的公募基金资产部分;华夏基金第一的说法统计的是基金公司的公募基金资产、专户、社保及企业年金等,但未统计子公司业务规模;天弘基金万亿规模包含了基金公司和子公司业务。   不同统计口径,得出了不同类型的第一,并在业内广为传播,于是就有了华夏与天弘两大基金“隔空争第一”的说法。   除了上述统计口径,基金行业还有另一项排名指标――有效资产排名。基金业协会近日公布的非货币资产前20名排位,前三位分别为易方达、华夏基金、南方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分别为2704亿元、2206亿元、2152亿元。   基金有效规模是指按照各类型基金的管理费标准化为股票型基金管理费的规模。海通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的计算方法为:使用基金规模乘以基金管理费率除以1.5%(偏股型基金普遍适用的管理费率)。   尽管非货币资产与有效资产仍有一些区别,但鉴于华夏基金与易方达非货币资产差距尚有500亿、约20%的差距,两者有效资产排名出现变数概率并不高。   按照有效资产这一标准,天弘基金由于货币资产占大头未能挤入行业前三;而过去几年始终稳居有效资产第一位的华夏基金,在2015年度把“王冠”转交给了易方达。   “第一”背后的尴尬   中国第一大基金公司的“殊荣”代表的是一家有实力的公司,但并不代表它没有任何败笔。相反,它也有可能刚刚度过危机。   2014年11月21日,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微博称,北京警方侦破一起基金经理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案。随后,该基金经理被证实为华夏原基金经理罗泽萍。   华夏基金“老鼠仓”案似乎还有多人卷入其中。有媒体报道称,华夏基金被调查出“老鼠仓”行为在任和离任员工约6人至7人,迄今为止,华夏成牵涉人数最多的基金公司。这一数字,超出了海富通基金“老鼠仓窝案”的纪录。   之后的2015年1月30日,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宣布,包括华夏基金在内的5家公司采取责令限期整改3到6个月不等的监管措施,其间暂停受理其公募基金产品注册。   老鼠仓案的发酵以及产品的暂停发行,一定程度上拖慢了华夏基金发展的步伐。   不过,这并不是华夏基金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经历的全部厄运。2015年至今,华夏基金先后遭遇两至三起诉讼或仲裁。先是于2015年3月,华夏基金公告称,状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随后,华夏基金又于2016年1月26日、28日发布公告称,作为被申请人,收到了中国国际贸易经济仲裁委员会的关于基金合同争议仲裁案件两则通知。   上海一家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华夏基金收到仲裁通知是初始阶段,一般会有几十天时间去准备答辩书、选择仲裁员,接着开庭。待组庭后,上述委员会的裁决书才会下来。“仲裁委员会并非公开审理,私密性较强。”该人士透露。   在华夏基金屡次陷入纠纷的过程中,天弘基金与易方达的发展也并不一帆风顺。天弘基金近年来被质疑过于依赖货币基金,权益类资产未能平衡发展,甚至一些基金产品规模低于5000万的清盘红线。而易方达2015年度基金冠军易方达新兴成长在2016开年后,遭遇了高仓位撞上重仓股“断崖式”下跌的窘境,净值出现了较大的跌幅,让明星基金光环快速褪色。   对此,天弘基金市场部曹淑彦对本报称,天弘基金权益类资产管理的业绩并不差,其中天弘周期策略业绩表现居前。而华夏基金内部人士则称,华夏基金经历的很多负面事件都已经是“过去时”了,公司近年来依然保持了不错的发展态势。   赚钱能力的区别   第一大基金公司规模庞大,一年下来收到的管理费也颇为壮观。但公募机构的“赚钱”能力与旗下产品的整体业绩是两码事。   众所周知,基金公司的利润主要来源于管理费收入,而各类基金中权益类资产管理费率又处在最高水平,由此权益类基金占大头的基金公司优势明显。因此,有效资产排名第一的基金公司极有可能成为当年的“赚钱王”。   截至2015年末,虽然易方达所管理的有效资产规模上已经赶超了华夏基金。但从2015年全年均值尤其是上半年的情况来看它与华夏之间仍有一定差距。而天弘基金货币基金占大头的格局中,权益类管理费收入远远少于华夏基金。   除了公募基金自身的盈利能力,那它们给产品持有人赚钱的能力又是什么情况?   数据显示,基金行业的“赚钱王”再次毫无悬念地落到了华夏基金身上。根据中国基金报援引天相投顾的数据统计,去年四季度各类基金产品实现盈利近5000亿元,全年总盈利达7146.92亿元。其中华夏基金以505.42亿元的业绩成为2015年度基金行业的“赚钱王”。   不过,各家公募机构总的投资盈利规模与旗下产品整体业绩水平也不能画等号。   据银河证券统计,在规模最大的前15大基金公司中,截至2015年末,华夏基金最近一年、三年、五年平均股票投资主动管理收益均未进入前十,其中2015年以43.15%的平均收益排名11位。天弘基金与易方达基金在上述时间跨度中,均保持了前十的业绩水平。2015年,易方达平均股票投资主动管理收益61.74%位列第三;天弘基金以52.95%的业绩排名第七。   相反,体量与公募前三相差悬殊的汇添富基金,在上述三个时间跨度中平均股票投资主动管理收益在15大基金公司中均列第一。其中,2015年汇添富平均股票投资主动管理收益高达71.97%,但它在行业中的规模排位仅是第十。   中小基金公司业绩也有不俗之处。另一组来自天相投顾的数据显示,圆信永丰基金旗下主动偏股基金2015年平均收益率竟然高达76.46%,排名所有基金公司首位,不过作为新成立的基金公司,圆信永丰目前仅有2只偏股型基金,样本数太少,且该公司产品的长期业绩也尚未得到有效验证。   基金公司规模排名前列、赚钱能力第一的真实意义几何?落到广大基金持有人身上,可能各有各的真实体验。相关的主题文章: